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援交女友
援交女友

援交女友

把我吵醒的,是隔壁「ㄎㄧㄎㄧㄎㄡㄎㄡ」的碰撞声。我揉揉眼睛,随手拿起手机一看:「靠盃~~才7:50而已,一大早是在搞什么鬼啊……」昏沉的脑袋也不允许我想太多,把头埋进棉被里,打算瞇个一阵子再说。 但在棉被里吵杂的声音仍然相当明显,而且隐约中还可以听到女人呼喊的声音。


  「马的!一大早就开炮是怎样!欺负别人女友不在身边啊?要是玮怡还在我身旁的话,非跟你拼个高下不可,让你知道谁比较厉害!」不服输的个性让我在心里暗自咒骂着。


  「要是女友还在就好了,现在快活的就是我。而不是大清早就被吵醒,只能自己在心里暗暗生气。」另一方面,却又有些许的失落感。


  女友傲人的双峰、娇嫩的小穴和清纯的脸庞现在都不在我身边,陪伴我的只有一床棉被,以及隔壁传来那阵阵「恼人」的声音。


  就在我幻想着女友的同时,床开始前后地摇晃起来,彷彿有规律般地,跟着「砰、砰、砰」的声音,一下又一下的摇动着。


  「干!这旅馆的设备也未免太差了,隔音不好就算了,现在连床都跟着一起动!是在搞什么鬼,要搞身历其境也不是这样子吧?」这下让我火气整个飙了上来,拿起电话准备开骂。


  电话一接通,便脱口而出:「干!这样很吵,你们知不知道?」本来想立刻教训对方一顿,没想到话筒另一边传来的却是肉体碰撞以及女子不停的呻吟声:


  「啊~~嗯~~嗯~~嗯~~嗯~~好棒……好棒……用力一点……深一点……啊~~不行了……不行……要到……要到了……人家要高潮了……」想必隔壁这位老兄不愿意被电话打断他的好事,索性直接把话筒拿起来,让我知难而退;还是说他也有凌辱女友的这种嗜好,趁着这个机会想跟我分享呢?


  抱着不听白不听的心态,我便按下电话的扩音键,躺在床上一起分享这只有声音以及身历其境摇晃感的春宫秀。虽然只有声音而已,但这种临场的感觉却又那样地真实,比起网路上的偷拍片,多了一种临场的刺激感。想着一墙之隔的床上,一对男女正激烈地进行活塞运动,阴茎不停地进出着女生隐密的小穴,我的肉棒不自觉地也硬了起来。


  听着听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战事」也进入到最后的高潮。


  「呃~~呃~~要射了……我射!射死你这个小淫娃,让你知道「葛格」的厉害!」虽然这位老兄自称葛格,但从声音中听得出来,应该也是有点年纪才对。另外从他的语气听来,两人并非情侣关系。 这也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毕竟先前就看见过很多特种行业的女子在这里进进出出,只不过看上去也都有一点岁月的痕迹在,年轻妹妹倒没见过几个。


  「啊~~啊~~射给我……射给我……通通……通通射进去……热热……热热的……让……让小荡妇帮主人……帮主人生小孩……」这小姐也挺热情地回应着男人嘛!不过照这样子来看,他们应该没有戴保险套才对,那还真是猛啊!现在性病这么氾滥。 「大概是最近这阵子经济不景气,小姐也想多赚些皮肉钱才有的特别服务吧!」我心想。


  「啪!啪!啪!啪!啪!啪!啪……」肉体碰撞的声音越来越快,接着只听到一声低吼,话筒里便只剩下两人喘息的声音而已。


  「呼~~没想到今天运气真好,竟然叫到一个这么清纯、身材又这么火辣的美眉。让我喘口气,待会还要好好干死你这个小荡妇不可!」听到这句话,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测,隔壁房间正在作性交易没错。


  回想着男人最后说的几句话,突然间,我惊觉到刚才那股不寻常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了。原来隔壁那小姐不只呻吟声跟玮怡很像,就连床上调情的淫声浪语也是如出一辙,难怪刚刚就有一股熟悉的感觉。 虽然每个女人在床上的淫叫声应该都差不多,但就连调情话语也一模一样未免太过巧合了吧!加上那句「清纯、身材火辣」,不禁使我担心起女友的安危,立刻拿起手机打给玮怡。


  「嘟~~嘟~~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该死!女友平常上班虽然很忙,但不管怎样都还是会想办法接我的电话呀!该不会……心里起了不祥的预感。


  「不会!不可能的!玮怡应该是正好在开会,才没有办法接电话,一定是这样啦!」心中一边试图说服自己,另一边也不由自主慌了起来,想要再确认心中的那个猜测,于是胡乱地拿起电话大吼:「玮怡,是你吗?宝贝,是你吗?」天晓得电话另一头那里听得见什么,「干恁娘ㄟ~~囃西郎~~」随着突如其来的国骂,电话也随即被挂上。


  不管接下来我再怎么拨打,也都没有任何回应了,想必这傢伙一定是把电话线直接扯掉了。在无计可施、女友手机又一直联络不上的情况下,为了女友的安危,我只好鼓起勇气,准备到隔壁房间弄个明白。


  当我站在807号房前,想像待会要怎么跟人家拼命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旅馆的打扫阿姨。


  「肖年仔,你这个样子不行喔!」阿姨一面笑着一面打量着我:「想找妹妹的话,打电话到楼下跟我们柜台说一下就好了,你这样在别人房间外面偷听不可以啦!」打扫阿姨突如其来地出现,让我吓了一跳,一时间语塞,愣在一旁不知该说什么。


  见我没有任何回应,阿姨自顾自地说道:「我看你这身打扮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啊!」稍微回过神以后,我开口:「没有啦,隔壁房间一大早就吵死人了,所以我想来敲门,叫他们收敛一点……」当我还在思考该不该继续说下去的时候,「西阿捏啊,要不然「姐姐」今天给你特别的服务好了。」阿姨带着诡异的笑容对我说。


  我心想,虽然听着隔壁一阵阵妖精打架的声音确实让我的性欲也被激起,不过阿姨啊,你也看看你自己的年纪还有身材吧,你这个样子要我怎么吃得下去?


  当我还在胡思乱想之际,打扫阿姨迳自往另一侧的房间走过去。眼下也没什么比较好的方法,就暂时跟过去看看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吧!于是我也加快脚步地追上去。


  走进去一看,原来这是专供打扫阿姨们休息的房间,房里各种备品、清洁用具一应俱全,但是吸引到我的目光,却是墙角边的一台电脑。


  阿姨熟练地坐在电脑前移动着滑鼠,喃喃念道:「807、807……找到了。不要在那边发呆,过来这里看吧!」她挥手示意我过去接手电脑前的位置。


  「小伙子这么想听的话,就让你看个过瘾吧!」打扫阿姨笑嘻嘻地说着。已被萤幕画面吸引住的我,下意识地应着:「谢……谢……」「我们为了怕客人在房间里面乱搞,老板特地请人在所有房间里都装了最先进针孔摄影机,只要从这台电脑就可以掌握到所有房客的一举一动。」阿姨得意地说着。


  难怪现在网路上的偷拍光碟这么多,就是你们这群人搞的鬼啊!靠,那我昨天晚上玮怡帮我口交的画面,不也全都被记录下来了嘛?


  见我没有搭理她,继续说着:「好啦,旁边有按钮可以自动切换房间里的各个角度,你就自己慢慢欣赏吧!」于是一溜烟地走出门外。阴暗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人,独自盯着电脑萤幕不放。


  出现在萤幕上的是房间的大床,从这个角度来看,摄影机应该是装在电视机上头的抽像画里,还藏的真隐秘,难怪不会被人发现。 不过床上除了棉被外,并没有任何东西,另外从床铺凌乱的程度看得出来,刚才这里的确经历过一场翻云覆雨的性爱才对。着急于女友安危的我,于是赶紧将萤幕切换到其它角落去。


  当浴室画面出现时,我真的吓傻了。当长久以来的猜测突然成真时,人们反而希望否定它的存在,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不可否认地,当女友身影出现在萤幕的那一刹那,我还真有点晕眩了。心里一股声音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但画面的动作却又那么写实地摧毁我一丝的希望。


  没错,隔壁房里的那个女人就是玮怡,我那童颜巨乳的女友。画面中的她就像A片中的风俗孃一样,用她36F的巨乳替男人服务,温柔地刷洗他的背脊、胸膛,滑过双股间及胸膛时,有意无意挑逗地伸出舌头逗弄男人的肛门和乳头,似是要勾引起男人无穷的性欲。 看到这里,已经让我胯下的肉棒硬到不行了。


  接下来只见玮怡慢慢地蹲在男人跟前,用她灵巧的舌头舔舐着男人蕈状的龟头,三不五时将整根阳具完全地吞入口中,偶尔再仔细地清理着下面阴囊的每个皱褶,温柔顺服的模样,就好像昨晚帮我服务时一般。


  又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住这等美女如此淫荡却又细腻的服务呢?只听见那熟悉的低吼声:「呃~~呃~~」很快地,男人再次不争气地在玮怡的脸上洒下那属于他的乳白精液。而我那可爱的女友,也顺从地将发际、眼角,甚至是鼻头上其他男人的精液集中在手心里,一口口、津津有味地啜饮进口中。


  不晓得是我眼花还是怎样,吃完最后一口的同时,玮怡还抬起头对那男人投以深情、抑或是淫荡的一笑。这笑容,彷彿是在感谢男人赏赐给她如此珍贵的礼物一样。


  女友平时总说精液又腥又臭,即便有机会口爆在她的小嘴里,也是直接射进去,压根从未没看过她像如获至宝般地,这样细细品嚐。要是现在她嘴里嚐的是我浓浓的体液,那该有多好啊!


  一直到这时,我才回过神,打量着这个正被我女友给满足的男人,究竟生得是什么模样,怎么可以受到女友如此热情地对待。平头、黝黑的皮肤、结实的手臂搭配着不相称的啤酒肚、还有那黑红色的龟头和中等长度的阴茎。 而这些特徵的主人,如同我先前的猜测,是个看上去年约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我心想,从这些条件看来,应该是个做粗活的工人才对,而那略呈黑色的龟头,想必是他丰富性经验所造成的,一种在床上阅人无数的象徵。


  我的女友不是去公司上班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成为这粗工口中的援交美眉?又为什么她看起来是这么地享受,感觉不出一丝被胁迫的味道在?


  当种种问题还在我脑海里打转的时候,只看见萤幕里玮怡深情地吻上了那老粗,而这傢伙也不管两人身体擦拭干净没,猴急地展现起他有力的双臂,一把抱起玮怡朝房间走去…看着两人离开萤幕的视野,这时已能接受女友惨遭凌辱事实的我,兴奋又期待地赶紧再将镜头调整回房间内。过去看着各式各样凌辱女友的文章,总是让我特别的兴奋,总觉得自己体内应该也流有相同的基因在。可是每次有机会暴露玮怡时,看着女友萝莉般的可爱脸孔,是那么地相信我,嘴里总是规划着我们的种种未来,却又不忍真的下手。


  刚好碰上这次机会,这种带点醋味、却又有一点刺激感、兴奋感,看着曾经只属于自己的女友,是如何被其他的男人给征服,让我终于领会到,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想着要怎么暴露、凌辱自己的情人。这时的我,只想赶紧跟上他们的脚步,看看我那可怜的女友会怎么被眼前的中年男子羞辱。


  这次我按下床头的按钮,玮怡平躺在房里的大床上,正对镜头的是那中年男子的脸孔。他侧坐在女友的身旁,一手抚摸着女友柔软的双乳,一手在女友下体轻揉着。原本我还以为他们回到床上会直接开战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温柔的挑逗。


  想想也对,这个人至少也射过两次了,下面的小弟要再抬头,总需要多一点的时间才行吧!


  看着女友一脸享受的表情,我也安心不少。突然间,女友「呀」的一声,看来又有进一步的攻势啰!


  「你……你……又伸进去了……」


  「呵~~嘿~~妹妹你刚才喷得可激烈了~~我们再来试一次看看吧!」男子不怀好意地说着。


  什么!原来女友也有潮吹的这种体质吗?以前帮女友服务的时候,也是卖力地摩擦女友阴道里凸起的那点,也从没让玮怡潮吹过,到最后总是以个人体质理由说服自己,女友是没办法喷水的。难不成是我的方法错了吗?女友也有这种令人讚叹的潜力吗?


  看着男人中指无名指在玮怡紧实的小洞里来回地抽动着,难道是我只会用中指的缘故吗?女友的身体也跟着指头地进出而扭动。接下来,这傢伙弯下腰,伸出舌头轻舔女友敏感的粉红荳荳;另一只手也不得闲地搓揉着玮怡已凸起的暗红乳头。 一切都是这样温柔地、轻缓地,彷彿像在对待自己的情人一般。旁人若是看到眼前这一幕,一定也认为两人必然是情侣或夫妻,是有所谓爱情基础的,但在画面里享受的却是我的女人呀!


  这时玮怡的小荳荳不知是被口水还是自己的淫水给涂抹得闪烁着,萤幕中男人开始加快进出的速度,女友也「噫噫、啊啊」地拉高了呻吟的音调。 这技巧还真是高明呀,虽然有些嫉妒,却又不得不佩服他的技巧。


  「快来啰~~快来啰~~」男子兴奋地叫着,一边进出得更加迅速。


  「啊……啊……啊……不行了……不要……我会受不了的……受不了了……啊~~」随着玮怡高亢的最后一声尖叫,只见女友的下体果真喷出水来。


  受到女友的鼓舞,男人持续地在女友体内进出。整个过程虽然不像A片里那样夸张,却也货真价实地喷了十几秒啊。仔细看看,床单、女友的大腿、下体、男人的手掌,全都满佈着那从未属于我的爱液。


  男人看起来很满意眼前的这一切,笑嘻嘻地移动到女友脸旁,胜利式地挥舞着沾满玮怡爱液的右手:「自己来嚐嚐看吧~~」也不等女友回应,迳自将那满是皱摺、厚茧和淫水的指头塞进女友的口中。


  「嘿嘿~~滋味还不错吧?」女友只能「唔唔唔」地叫着,但从脸部表情来看,应该也是愉悦的。


  「不错,不错,看到你的表现让我又硬了起来~~我们再继续吧!」朝男子的胯下看去,那偏黑色的鸡巴果真又翘了起来,看来女友今天可是让他十分享受呢!


  「不……不要……了啦……人……人家……不行了啦……」女友害羞地求饶着。


  「咦~~不行了吗?那要不然我再给你……」等不及说完,男子伸手至旁边的灯柜上一捞,从袋子里掏出几粒药丸,往女友嘴里一塞。


  「我……我不要了啦……」女友作势要将嘴里不明的物体吐出。


  「呵呵~~美眉,那可由不得你啊!」语毕,低下头去强吻起玮怡的小嘴。


  玮怡从一开始的反抗,渐渐地放松了身体,顺从着男人的动作。只看到床上的一对男女正激情地热吻着,不时互相吸吮对方的舌头。 看着两人交缠在一起的双舌、交换吸食对方的唾液,我想那药丸一定已经滑进女友的喉咙,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应该是催情药吧?我猜,否则女友先前也不会这样热情地与这个陌生男子性交。对于女友的身体,我也是相当地瞭解,只要好好地挑逗她那粉嫩的裂缝和精巧的小荳,就足以让她欲火焚身、对你百依百顺,展露出她那淫荡的一面。话虽如此,但也不至于对初次见面的中年男人就发展出这超越男女朋友间的关系。


  想到刚被女友吞下的药丸,或许就是女友会有如此放荡演出的最佳解释了。


  如此一来,我心里也释怀不少,至少女友不是主动地迎合着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进入。


  在我还揣摩着今天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之时,中年老粗又再度回到女友双腿之间,准备下一回合的抽插。虽然早知道玮怡方才已同这男人交媾,但亲眼目赌这关键的一刻,让我又兴奋得嚥下好几口口水。


  男人倒不急于一杆进洞,而是用他红黑色的龟头轻拍着玮怡的窄缝,想要激起玮怡的欲望。


  「嗯……嗯……快一点嘛……人家要……人家要啦……」看着女友陶醉的模样,药效应该已经起作用了。


  「嘿~~要什么啊?不说清楚一点,「葛格」怎么知道呢?」男人轻轻地说着,一方面似有若无地将阴茎向前顶了一下。


  「啊~~人家要……人家要大肉棒到小穴里……到小穴里止痒……」玮怡扭着腰哀求着:「小穴痒痒……要……要……葛格的大肉棒……替人家止痒啦!」看来玮怡已经忍不住了,所谓的理智,已完全被性欲所征服。


  「好吧~~看你这么难受,我只好勉为其难地替你止止痒啰!」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好似这一切都是玮怡主动要求的。


  「小美女,我要进去啰~~」说完,只看到中年男子勃起至不行的阳具,一寸寸、慢慢地隐没在女友私密的阴道里。


  记得玮怡的小穴是那样的紧实,每次与她做爱时,都还是带给我破处一般的充实感。但或许是前戏十足、又或许是男子的鸡巴不是十分雄伟,整个过程相当顺利,不一会儿,两人的下体就紧紧地密合在一起。


  「喔~~」女友发生满足的呻吟。


  「嗯~~玩了这么久你的肉穴还真是紧,玩过这么多女人,你还真特别啊!


  刚出来卖齁?」说归说,男人却没有更进一步动作,只将阳具停留在女友体内,感受着被女友淫穴包围的温热感。


  「嗯……人家不是那样啦!」看来女友淫归淫,却还记得那么一点真相嘛!


  「快点啦……快点动动……人家好痒喔……」才刚夸她,下一秒玮怡还是发骚地请求。


  听到女友娇滴滴的声音,这老粗终究还是忍不住,于是不客气地开始进出女友的身体。 看得出来他的经验是相当丰富,即便身下躺着玮怡如此诱人的青春肉体,还是规律地三浅一深、九浅一深交互使用着。


  「喔……喔……喔……喔……嗯……嗯……嗯……好粗……好棒……」女友迷人的呻吟声,就连萤幕前的我也为之着迷。


  接下来只见男人开始埋头苦「干」,不再说话。应该是女友太过可口,一不留神可能很快又再次泄出,果真如此就太不划算了。整个房间里只剩下女友不停地淫叫声。


  「嗯……嗯……啊……啊……呀……好粗……好长喔……老二好粗好长……好棒……好棒喔……人家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受不了……要死了啦……玮玮要死掉了啦……不可以……不要……不要……不要了……啊~~要到了……要到了……高潮了……要高潮了……呜~~」


【完】